肢體僵硬、面無表情的模特,以各式體操姿勢靜止於泳池邊,空間與水面形成的完美對稱,讓人質疑眼前的泳池是否為真。這種超現實的氛圍與色調,正是斯洛伐克攝影師瑪麗亞・斯拉波娃的影像風格。美角特別邀請到這次展覽的總策展人,異角藝術執行長林子銘先生,帶我們認識奇幻影像背後的故事,以及如何將這些影像背後的意念貫穿在展場設計中。

瑪麗亞最為人所知的Swimming Pool系列始於2014年,她發現即使泳池的時間從未停擺,空間感卻停留在過去,裡頭的裝飾、器具都還是以前的樣子。泳池牆上可以看到許多鮮紅色的禁令和指示,像是「禁止跳水」、「禁止飲食」等,泳池本是充滿活力的休閒場所,但是社會主義時期的人們在進行這項運動時的行為本身和情緒卻是被規範的,於是他藉由攝影創造出一個平行時空,試圖與遠去的時代對話,這裡的模特兒表情如磁磚般光滑冰冷,藉以表達高壓統治下,人民被強制抽離自我的狀態,而圖片裡清一色的女性模特,也是攝影師的心理投射,暗示自己也曾身處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瑪麗亞將窗戶比作連結過去與現在的橋樑,線索就藏在被大雪模糊的窗面中,透出如今的斯洛伐克景色,以水作為通道,將兩段時間疊合在一起,通過這些元素,使得過去的斯洛伐克與現今的斯洛伐克同時存在。

除了照片本身,一個攝影展,還關乎如何呈現,在Swimming Pool展區中,策展單位配合泳池的意象,並以當時戰爭中大量興建的集合住宅發想,用同樣的預鑄工法,打造出漣漪般一圈一圈散開的展牆。仔細聆聽,展場裡環繞的音樂,就是當時的運動會Spartakiáda(註)所使用的曲目,透過這些元素,一點一滴建立起與二次大戰時期的歷史淵源脈絡。

(Spartakiáda:過去捷克斯洛伐克每五年舉辦一次的大規模體育活動,透過體操演練鍛鍊強健體魄和膽試,凝結民族意識。)

而為了達到與圖片相同的自然採光,他們捨棄了大多數展覽會用的投射燈,改以燈泡串連,避免強烈的陰影與對比,更手工為燈罩噴漆,最大限度地營造出均值光環境。除此之外,選紙與輸出也是影像呈現的要素,即便成本較高,他們仍選擇最新的數位微噴技術,將影像掃成與視網膜細胞一樣小的粒子,印在特殊藝術紙材上,讓作品不容易隨時間變化而褪色。

順著斜坡往上移動,來到首次公開的「Plastic World」、「Human Space」系列展區,同樣都在探討人與空間的關係,在Plastic World中,人們前往一個具功能性的空間,可以是醫院、理髮廳,空間的功能與人們前往的目的已經受到制約,裡頭的人在社會既定的角色中,日復一日重複著名為「生活」的動作,輪迴成這個空間的日常;而Human Space裡的人比其前述的系列有更多表情、色彩與人種,他們在空間裡是獨立的存在,但是卻做著不屬於這個空間的動作,引人思考假設人們與所在的空間斷了聯繫,空間本身是否還具意義?該如何定義這個人,與述說圖片的故事?

這個展區特別在黑暗中使用無框燈箱與傳統電視呈現,使影像能夠更鮮明的映入觀者眼中,在靠近這個發光體時,彷彿照片裡的平行時空能夠無限延伸,如真實存在的地方。

最後走上旋轉樓梯,大片動態的萬花筒強讓人眼睛一亮,觀展者還能走上跳水台,透過即時拍攝與運算,與瑪麗亞的作品互動,融入影像中的世界,策展人林子銘表示,攝影可以有無限可能,靜態的攝影展可能只是擺好照片、打燈,再附上相關資訊,但並不代表觀眾能消化這些故事,也無法有更深的連結與印象。他希望藉由展場中與觀眾的互動,加深觀眾對展覽的理解,最後他也說:「數位化的時代人手一機,每個人都能製造出大量的影像,拍出好照片越來越簡單,而這個展覽的目的也是想要引導觀者找到身為人的價值,希望創作者除了追求好看的照片,也要思考自己想要傳達的故事,對於影像的美學、定義,經由思考,才能讓作品得到進一步的昇華。」

同場加映:

這次展覽不得不提的,還有充滿許多小巧思的周邊商品,像是使用瑪麗亞照片色調特別調製而成的限定色指甲油,或是將模特兒印在環保吸管上,玻璃杯就如同她縱身躍入的游泳池;再從玻璃杯往下一看,與杯墊的巧妙互動性,都讓人驚嘆。這次設計周邊商品的葉思佑設計師說,在設計此次商品的過程中,瑪麗亞非常樂於自己的影像以不同形式呈現,也幾乎接納了所有周邊商品的提案,讓設計師有自由揮灑的空間,才能夠誕生出這次驚奇又有趣的商品。

 

展覽資訊

瑪麗亞・斯拉波娃亞洲首展

時間|10/20-11/18

週一至週四10:00-18:00 (17:30停止售票及入場)
週五至週日10:00-19:00 (18:30停止售票及入場)

地點|花博公園流行館

票價|現場購票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