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想的原點

港口部落升火工作室的照片,是那時遇到了這些部落裡的躺椅、板凳、桌子、蓆子,才感覺到工藝其實不只是技法和實體的產品,從海邊與山裡取材,到跟著部落耆老學習製作生活器物的方式,以及日常起居裡習以為常的使用,你會看見工藝是當地生活的方式,也是文化的凝結。

工藝是存在於生活裡的,就像夏天晚上睡的輪傘草蓆,家門口大家聊天坐的漂流木椅,它自然而然到你不會意識到,彷彿存在得理所當然,就像當訪客對部落有機而厚實的漂流木椅連聲讚嘆時,部落的女孩會直覺地說「這就部落的椅子啊」!

型態的形成

以浪草燈作為舉例,在設計上我們以部落家家戶戶的婦女擅長編織的輪傘草蓆編法,將其編在工廠小量生產的鐵框燈架上。鐵框以菱形與兩個半圓作為結構,造型簡約,讓視覺焦點可以集中在以輪傘草蓆編成的曲面上,看見輪傘草蓆的自然質地,以及手工編織的美。

而編織筆袋則是用皮繩延續阿美族藤皮一線到底的編法,編在摺疊成型的筆袋上。一方面無縫線的可以降低產品的視覺干擾,讓焦點聚集在最重要的編織環上;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降低外部工場製作的成本,藉以提高部落工藝師手工製作的成本。